合肥讯息网

植物科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植物 > 植物科学 > 用植物画传播博物学

用植物画传播博物学

用植物画传播博物学

翠雀 李聪颖绘

■本报记者 张文静

《燕园草木补》《崀山草木情》《滇香四溢》……这些都是近几年颇受人们喜爱的自然博物类图书。这些书中的植物插图有一位共同的作者——李聪颖。从业余爱好到全心投入,短短几年,李聪颖创作出一大批广受好评的博物绘画作品,而博物绘画也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为她的人生指明了新的方向。

手绘美丽花草

和很多孩子一样,孩童时期的李聪颖也喜欢涂涂画画。幸运的是,长大后她的绘画爱好一直保留了下来。虽然只在两个小学暑假接受过短暂的美术专业教育,但她的画一直画得不错,中小学期间班级的黑板报一直是由她“承包”的。

上大学后,分析化学专业的李聪颖开始与绘画渐行渐远,后来到科技馆工作,也未再拿起画笔。直到2013年夏天,与朋友在一所大学校园中散步时,李聪颖偶然观察到了一只斑衣蜡蝉。它有着那样漂亮的红翅膀,一下子将她内心休眠多年的绘画欲望唤醒了。她开始重新拿起画笔。

静物、风景、人物、花草……此后的一年里,李聪颖抱着玩玩的心态,尝试各种风格的画作。但这种“玩”让她越来越不安。“对于已过35岁的我来说,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我那时想,自己应该有更精准的目标,去做些有意义的事。”可是具体做什么呢?此时恰好看到的两本书让李聪颖眼前一亮。

这两本书的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刘华杰,一本叫《博物人生》,另一本叫《天涯芳草》。

“《天涯芳草》告诉我,只要有一颗热爱自然的心,你就会发现,芳草不在天涯,就在你的身边。《博物人生》则让我了解了博物学的知识。”李聪颖说。博物世界的精彩纷呈深深打动了李聪颖,从那时起,她决定要用自己的方式——绘画来传播博物学的精神。

虽然有一定的绘画基础,但要将自然中的花草画得既真切又富有美感,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李聪颖赶紧买来几本图鉴,尤其是刘华杰书中推荐的北京大学教授汪劲武的书,带着书到家门口的公园中去找寻花花草草。

第一天,按照图鉴中植物名称、形状和特点,李聪颖就找到了三种花草。她仔细观察这些花草的特征,回到家一边拿着照片,一边拿书来对照,把植物最典型的特点整合出来,融入自己的笔下。

画植物是个慢功夫,有时需要磨上几十个甚至几百个小时,但李聪颖乐在其中。画了一段时间后,她觉得自己画得不够好,又买了日本绘画教师河合瞳的彩铅作品来学习。就这样,从油性彩铅到水溶彩铅,再到水彩,李聪颖越画越成熟。

2015年,李聪颖得到了为“偶像”刘华杰的新书《燕园草木补》创作插画的机会。当年11月,她登上了首届中国博物文化论坛的讲台,讲述自己与博物绘画结缘的故事。

渐渐地,李聪颖的植物画在国内同行乃至博物类书籍出版界小有名气,邀约她画插图和开办展览的机构越来越多。

科学在左,艺术在右

2017年元宵节,李聪颖在首都图书馆办了一次小型画展。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只有十幅画的展览,让她结识了一位良师——著名植物科学画家曾孝濂。

原来,曾孝濂以为国内鲜有年轻人愿意画植物画了,偶然得知李聪颖的展览,特别开心,便饶有兴致地想去看看。在展览上,曾孝濂还见到了李聪颖的几位画友。在曾孝濂看来,李聪颖等人已经有了一定水平,但仍有上升空间,于是他当天就决定办一个植物绘画高级培训班,从全国筛选了13位学员,李聪颖就是其中一个。

“大自然不存在完美的模特。”曾孝濂的这句话让李聪颖记忆深刻。

“博物绘画都是需要加工的,但这种加工必须建立在尊重物种原本特征的基础上,比如它的花瓣数量、花蕊排列方式等是怎样,就必须怎样呈现。然而,如果有长残的叶子、长歪的花瓣,或者花的背面部分具有典型的物种形态特征,那么就需要绘画者人为地给它补全或扭转过来,这就相当于在纸上‘手动PS’。”李聪颖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说,“我们要用一幅画尽量多地展示这种植物的重要形态特点,并在此基础上展现它的美和生命力。”

实际上,这也是博物绘画有别于其他绘画种类的一个显著特点——科学在左,艺术在右。

如今,李聪颖仍在创作植物绘画,但也开始分出相当一部分精力来做博物教育。

“或许是因为一直从事儿童科学教育工作吧,我深深知道教育和传播的力量。尤其是对于博物绘画这个小众但又美好的事物,仅仅自己画是不够的,更需要将它传播给更多人知道。”李聪颖说。

为了了解市场,李聪颖从科技馆走出来,在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的自然教育部门兼职担任课程研发副总经理。此外,她还来到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高校开办讲座,在博物馆组织自然观察和植物绘画活动。节假日,她带着公众走进大自然,去观察野外植物和绘画,她特别重视组织自然观察亲子活动,教给父母引导孩子亲近自然的意识和方法。

这两年来,李聪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时间不够用,但她乐此不疲。“如何在儿童自然观察活动中引申出科学内容,如何将自然教育与科学教育更好地融合起来,是我现在最感兴趣的课题。我很愿意去尝试,去努力。”李聪颖说。

《中国科学报》 (2018-11-09 第5版 文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