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讯息网

音乐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音乐 > 一周10个“维也纳” 新年音乐会水有多深

一周10个“维也纳” 新年音乐会水有多深

  “维也纳”作为音乐会演出中的高频词汇,似乎每个新年音乐会只要冠以“维也纳”的头衔就得到了票房的保障。据北京商报记者调查,目前北京在“跨年周”就将上演10场“维也纳”交响乐演出。在2018年演出市场的最后一搏中,愈演愈烈的新年大战未曾停歇,但若主办方以此作为噱头刻意模糊乐团信息,并给观众开出与乐团水平不符的票价,那么将会让本就鱼龙混杂的市场更加泥沙俱下。

  “维也纳们”扎堆跨年

  年末演出收官季再次到来,各大演出商带着特有的“觊觎”目光,亮出了“新年音乐会”这张底牌。据北京商报记者调查,2018年12月21日至2019年1月6日间,仅北京一个地区就充斥了50场以新年音乐会为由的活动,而其中80%演出均集中在一周内。

  对比2015年末共计十余场新年音乐会的事实,近三年来,岁末演出市场的不断“膨胀”使逐步发力的精品演出市场形象再次“崩塌”。

  更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12月28日至2019年1月3日短短一周内,各大演出场所中竟出现了10个以“维也纳”为关键词的交响乐演出。但事实上,享誉世界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每年仅会在跨年时于金色大厅举办以演奏施特劳斯家族音乐作品为主要内容的新年音乐会。

  另外,在被冠以“维也纳”名号的这10场演出中票价更是参差不齐,最低档位票价从100元到380元不等,而最高档位票价从880元飙升到了2019元。演出商王女士表示,“这种情况的出现其实对于现在的市场结构来说属于正常,不同票价的演出对应了不同需求的观众,高端演出自然有捧场者,但接地气的演出也会有市场”。

  “但在这背后也不免充斥着‘水团’、‘假团’的身影,影响着交响乐演出市场的正常生态”,王女士强调,随着国内观众对高雅文化兴趣的不断提升,交响乐已经成为了各类演出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正是近年来大力度的普及工作为交响乐的演出市场做了铺垫,在越来越多的观众更愿意走入场馆欣赏演出的同时,也给予了“水团”、“假团”一线生机。

  何为“假团”“水团”

  北京商报记者经多方调查了解到,“假团”主要是称呼那些没有经过正规编制和专业机构注册的演出团队,更多时候可能连固定的名字都没有,这种乐团多是在演出前临时组建,东拼西凑的情况下甚至排练都非常仓促,演奏者间根本毫无默契、配合可言。

  但“假团”的演出成本比较低廉,所以大多会在票价中体现出来。而另一种名为“水团”的演出团体,其注册信息却是真实存在的,演出行业分析人士黎新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种乐团在行业内有一个别称叫作‘电话乐团’,字面意思理解就是,无乐团地址、无排练场地,随着几个电话间的互相传递,就能组成一场演出。而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团体更多会将自己的经历包装后变为世界级‘名团’,在票价上也是鱼目混珠”。

  此前有报道称,一不知名的奥地利“交响维也纳管弦乐团”以“维也纳交响乐团”为幌子进行演出,许多听众在看完演出后大呼上当,而在德国,演出票价最高只达到20欧元的“莱比锡室内乐团”进入国内演出后改称为“德国莱比锡国家爱乐乐团”,票价翻了数倍。

  “现阶段,‘假团’在一线演出城市中出现的频率已经越来越少,但注水的行为还是存在。而在二三线演出市场中,‘假团’的身影还是不断扰乱着市场秩序。”黎新宇如是说。

  针对“水团”、“假团”的泛滥,黎新宇也给出了另一番解释,“交响乐演出相比前几年肯定是更为普及了,但与演唱会、音乐节这种更时尚的演出形式相比依然是小众的,这也从根本上导致了除国际大团演出一票难求外,其余交响乐演出难以盈利的事实”。

  “水团”防“坑”指南

  但百密终有一疏,“水团”、“假团”终究无法完全复制世界名团的历史和水平,所以在某些方面也有一些鉴别的方法。目前,“偷换概念”是这些团体最常使用的手段,尤其是在乐团的名称上,“维也纳”、“爱乐乐团”、“皇家”、“施特劳斯”,这些与历史团名、音乐胜地挂钩的关键词,组合排序造就了无数看似“高大上”的乐团。

  “对付”这种真假难辨的乐团,业内人士指出,首先可以搜索该乐团的官方网站,一般来讲,正规乐团对于自身乐团的乐手名单、常任指挥名单、演出历史以及演出季的巡演安排有较为详细的介绍,并且乐团首席的轮换都会进行说明,如果可以在网站上查询到不断更新的乐团消息,那么则不用太过担心。

  如果希望进一步辨别乐团真伪,那么可以去演出所在地的文化部门查询其申请审批时的公告,正规的乐团演出团体在批文中会明确写出乐团全称,如果在批文中只是列出了表演者的名字,并未对乐团作出明确标注,那么就要谨慎了。

  而追溯“水团”、“假团”的产生,更多是缘于成本的压制,现阶段国内颇有名气的交响乐团仅能呈现出收支平衡或微薄盈利的情况,并且是在门票之外辅以赞助、商务合作的多种形式进行盈利。而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演出商,因为交响乐团人员众多,路费、器材运输、排练场地以及场馆租金较高,所以更多会选择“水团”、“假团”进行“捞金”。

  在黎新宇看来,未来在监管上,国外乐团进驻国内市场演出的监管流程仍亟待加强,以避免出现“漏网之鱼”。而从长远角度来说,国内的乐团素质虽然在不断提升,但相较西方自古流传的文化历史来说,交响乐人才的培养还是比较落后的,现阶段应该以培养年轻演奏家为重点,再辅以创新的曲目与观众相连接,“从演出团队和观众两方面下手才能根治交响乐演出市场中的乱象”。

  北京商报记者卢扬穆慕

相关信息: